首页 | 民革要闻| 学习实践活动| 自身建设| 参政议政| 祖统工作| 社会服务| 文化园地
民革党员张跃:用一根指挥棒动中国和世界
 
  张跃简介:出生于中国河南洛阳,国家一级指挥,美国南犹他大学(Southern Utah University)访问学者,河南民革党员。先后在武汉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师从钟信明教授、姜金一教授学习乐队指挥。现任河南歌舞演艺集团艺术委员会主任,河南歌舞演艺集团常任指挥,受聘于西亚斯学院音乐学院,西亚斯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教授。
  指挥工作之前,曾长期担任河南交响乐团首席单簧管演奏员。先后任中国单簧管学会理事、中国管乐学会理事、中国指挥学会会员,入选国家文化部人才库。两次率团夺得中国国家教育部主办的全国交响乐比赛一等奖,并获得第二届中国交响音乐季展演最佳指挥奖、省文化厅指挥金奖。
  多次在澳大利亚悉尼,美国夏威夷、SUU、亚利桑那凤凰城、韩国光州,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等指挥交响音乐会和合唱音乐会;随河南文化交流团出访过俄罗斯、美国。在国内指挥过河南民族乐团保利院线七省市巡演、天津交响乐团和厦门交响乐团;与内蒙古交响乐团、西安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山西交响乐团、山东交响乐团、青海交响乐团有过广泛的合作并被聘为客席指挥
 
  “鉴于您在音乐和艺术领域的杰出成就和贡献,我们诚挚地邀请您作为世界乐团艺术节艺术委员会委员,对艺术节活动给予指导和支持,邀请期从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为期3年。”6月8日,记者在国家一级指挥张跃的家里,见到了这张用英文书写,由世界乐团艺术节艺术委员会主席、维也纳爱乐乐团首席演奏家采特那教授亲笔签发的邀请函。
       此前,国家一级指挥、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我国著名指挥家卞祖善教授,曾被世界乐团艺术节邀请为世界乐团艺术委员会副主席。“这张邀请函,穿越了欧亚大陆,不远万里从奥地利的维也纳飘然而至郑州,这对我来说,是认可,更是鞭策。”张跃说。
 
       与“乐”缘系半生
  张跃,原名张庆跃,这个名字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后来改名为“跃”,没成想却与音乐的“乐”缘系半生。
  张跃曾任河南交响乐团的单簧管首席演奏员,干到了副高级演奏员职位。此后,在武汉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师从钟信明教授、姜金一教授学习乐队指挥,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学业,逐步成长为国家一级指挥家,被同行誉为“华丽转身”。
  如今,他已从河南省歌舞剧院退休,但是他在7年前已成为了西亚斯大学音乐学院的全职教授,担任西亚斯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西亚斯交响乐团的成长与进步得到了国家教育部领导的高度赞扬。值得一提的是,张跃积极参与社会音乐活动,河南的中学生交响乐团共获得过5次国家教育部一等奖,其中在他指挥下得到了两次,占40%,另外还有一次国家教育部二等奖。他指挥的的交响乐团2014年曾赴世界音乐之都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了专场音乐会,中国人在贝多芬的家门口演奏了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得了奥地利音乐家、教育家、政府官员的高度认可。“此次被邀请为世界乐团艺术节艺术委员会委员,也是那次音乐会结下的缘。”张跃告诉记者。
  今年2月,张跃还远赴美国,指挥美国乐团演出了两场音乐会,一场是2月6日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另一场是应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堪萨斯州富特海斯州立大学、美国知名教育家艾伦·布朗的邀请,于当地时间2月13日在堪萨斯州富特海斯州立大学施密特海滩艺术表演中心指挥的情人节音乐会。
  在这场音乐会上,张跃指挥的最后一支曲子是《聚将出征》,这是一首河南题材的音乐作品,是豫剧《穆桂英挂帅》的场景音乐。其恢弘大气、雄壮有力、充满激情,表现了车辚辚,马萧萧的古代军队出征场面,把整场音乐会的气氛推至高潮,使美国观众对中国音乐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这场音乐会令人非常享受”“赞颂牡丹的那首曲目特别优美,它美妙的旋律尤其符合这次情人节主题”“我很喜欢您与现场观众和乐手们之间的互动,我们今晚过得很开心”音乐会结束后,美国观众纷纷为张跃充满激情的指挥点赞,美国乐手说“张跃指挥唤醒了我们的激情”。
  音乐是世界的通用语
  作为一名指挥家,需要对总谱进行深入透彻的研读、理解并生动地传达给乐手,唤醒整个乐团的激情,才能演奏出最美妙的音色,更好地塑造音乐形象。
  “在这次赴美演出的过程中,特别是在排练阶段,他都是用英语和乐手进行交流的。”张跃的妻子虎彬说。
  “其实我的英语口语并不是特别出色,对方一开始是为我配了一名翻译的,可是你知道在美国对排练时间限制是很严的,我只有7个小时的排练时间。如果我说一句,翻译再翻译一句,排练的时间就不够用了。为了能够提高效率,我不得不婉拒了翻译。”张跃说,“不过,整个排练过程还是很顺利的,美国乐手素质高,实际上动嘴的地方并不多,效率也就高了。我常说的‘Music is the language of the world’,意思就是音乐是世界的通用语。每个民族都有各自的文化,虽然语言不通,但是音乐是世界的语言是无国界的,无需更多解释就能感染彼此,这就是音乐的魔力所在。”
  “演出结束后,主办方送给我一个水晶地球仪,在地球仪的底座上,就用英文篆刻了这句话,还署上了我的名字。”张跃笑着说。
  在谈到以音乐作为载体进行中外文化交流这个话题时,张跃认为,要用西方熟悉的音乐表现形式,比如交响乐,来表述中国的民族音乐语言很容易被“老外”接受,并且融入美国主流社会。这样才能真正起到交流的作用,中外文化才能产生共鸣和交集,而当这种交集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会发现自身的民族特点越来越明显,中国人的文化自信也会越来越强大。 张跃说,随着我国国力逐渐发展壮大,中国的艺术家在出国访问演出时,也越来越有文化自信,在音乐表达中也越来越注重彰显中国特色。河南气质、河南力量最大限度的支撑着我的心灵。
  学习音乐技能有科学规律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阐明,“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这一历史进程相伴随的是,国内的音乐教育实践也要从传统性、民族性、世界性三个方面把人的精神追求、艺术道路的选择和传统音乐的发展结合起来,要更加关注青少年的音乐技能和艺术素质的培养。
  “音乐技能的学习有什么科学规律吗?”记者替所有孩子学音乐的家长提出了这个问题。
  张跃说,音乐技能的学习是有科学规律的,分为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的四个阶段:
  首先是定向阶段。这是通过老师的示范指导讲解,和学生的观察和思考来完成的。这个阶段孩子是靠直接记忆与模仿,对旋律、节奏的变化有了初步的感知。
  其次是分解阶段。老师将一个较为复杂的技能分解为较为简单的、易于掌握的独立动作。这个阶段的孩子较难完整的演奏作品,这是学习音乐必须经由的一个历程。家长在此时切记不要责怪孩子,鼓励孩子才是符合教育思想的上策。
  再次是整合阶段。这是初步掌握完整动作的阶段。孩子初步掌握了多个动作的连接方式,音乐听觉和肌肉能力逐步提高,出错率下降。
  最后是自动化阶段。这是技能学习的最高阶段。孩子们各种动作做起来得心应手,演奏技巧十分熟练,各个复杂的演奏动作贯穿为一个十分完整的自动化系统,音乐内容刻画的较充分到位。

  张跃表示:“如果条件许可,每个孩子都要学会一种乐器。因为音乐是最纯真的艺术活动,愿它伴随你从童年到耄耋,涵盖一生。”

 
(民革河南省委会组织处)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河南委员会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4号 邮编:450003
豫ICP备11007776号-3